> 报告 >

赫章县苗学会威胁媒体的事实真相调查 —致毕节市人民政府公开信

时间:2018-11-11    来源:西部旅游    作者:admin
毕节市赫章县苗学会威胁媒体的事实真相调查
——致毕节市人民政府公开信
       2017年2月4日至6日(正月初八至初十),赫章县 “苗族踩月节”在赫章县古达乡和平村举办。因中央数字电视摄影频道六盘水工作站、西部旅游网六盘水办事处、川南经济网、天机网等多家新闻媒体多次受到赫章县苗学会电话威胁。于2017年2月6日,中影数字电视摄影频道六盘水工作站、西部旅游网等多家媒体前往现场核实调查。现就赫章县 “苗族踩月节”活动中产生的相关问题面向全社会依法作出真实报道。
        在赫章县 “苗族踩月节”活动举办前1个月,中央数字电视摄影频道六盘水工作站站长王弋接到一个来电(电话号码:13638171825 ),来电者声称是赫章县苗学会,要求中央数字电视摄影频道六盘水工作站组织人员前去“踩月节”活动现场拍摄宣传。在了解了电话来意后,王站长回应来电者说:我们(站)是新闻、摄影、媒体机构,属商业媒体组织,参加活动现场宣传报道,首先需要得到中央数字摄影频道总部的批复或委令,或文广、宣传等有关管理部门的函件;其次,相关文件明文规定,媒体不得参加未经国家宣传主管部门批准的宗教活动宣传(因苗学会注册在民政局,隶属民宗局旗下的一个民族宗教学术研究机构)。为此,媒体需要收到参与活动组织方当地宣传部门的函件方可安排人员前往。
        2017年1月30日,赫章苗学会相关人员伙同赫章县古达乡和平村苗族代表10余人前来六盘水市水城县参加牛角山国际苗族花坡节活动。临走,赫章县古达乡和平村苗族代表以民间身份分别邀请了王弋 、李昌宏(水城县牛角山苗族花坡节的筹划承办者)等人以民间苗族人身份前往古达乡和平村参与“苗族踩月节”活动交流。而事隔二日,王弋站长又接到赫章县苗学会陶忠诚的来电,来电内容却是要求中央数字电视摄影频道六盘水工作站和西部旅游网六盘水办事处无条件前往“踩月节”活动现场拍摄宣传,并强调“赫章苗学会代表毕节市赫章县政府和赫章县县委宣传部,所有国家新闻媒体必须服从苗学会的领导,在毕节市赫章县苗学会是唯一的官方政府”。王弋站长再次向来电者说明了中央数字电视摄影频道没有得到相关管理部门函件手续不益参与活动情况。
        2月5日,王弋、李昌宏等代表中央数字电视频道六盘水工作站、西部旅游网六盘水办事处前往赫章县平山乡给六盘水工作站工作人员马识全拜年,组织人员在赫章县二台坡进行拍摄活动,并于下午4点前往赫章县古达乡调查核实不明人员威胁电话的来由。而就在2月5日下午6点10分临近古达乡途中,李昌宏(水城县牛角山苗族花坡节的筹划承办者)接到号码为13638171825来电,来电者质问:“你们来到哪里了?”李昌宏反问:“请问你是哪位?”来电者说:“我是赫章县苗学会副秘书长,你们来到哪里了?”李昌宏再次反问:“什么来到哪里了?”来电者才说:“来参加古达乡和平村的活动你们到哪里了,有多少人,我们好安排接待。”此时李昌宏才弄清来电者的目的,并回答说:“关于古达乡苗族踩月节活动,我本人只接到杨兴富(古达乡和平村村民)等几位兄弟的口头邀请,至于来与不来,来到哪里,仅限于我们民间兄弟问题。”来电者质问:“你们负责人呢?”李昌宏很疑惑:“???如果单位与单位的联系和对接问题,我不太了解其中原由,不便回答。”来电者还在质问:“你们到底来不来嘛?”李昌宏再次重复说:“站(单位)里面的情况我不了解,不能给你回答。”这时来电者才说:“那你把你们那姓王的电话发给我”。挂断后,李昌宏把王弋的电话发给了来电者,但王弋站长没有再次接到电话。
        当天晚上,王弋、李昌宏等一行住进古达乡街上旅社。为核实来电者身份,马识全(赫章本地人)向号码13638171825发了一条信息:“我是中央数字电视摄影频道六盘水工作站驻毕节赫章地区负责人马识全,请问你是谁?”对方收到信息后来电马识全,称是赫章县苗学会副秘书长陶忠诚,并质问马识全(中央数字电视摄影频道)到哪里了?要不要去参加活动?马识全说:“我们现在就在古达乡,但是古达乡和平村苗族踩月节活动我们参加不了,因为我们(中央数字电视摄影频道六盘水工作站)是新闻媒体机构,需要得到主管部门的委令或函件。”陶忠诚(来电者)辱骂道:“难道你们那个太牛B很不是?苗学会都喊不动不是?”马识全说:“我们虽是地级工作站,但属于中央数字电视摄影频道直管,参加活动需要得到总部的命令或宣传、文广等相关管理部门的函件。”由于语言不合,电话中通过一番争闹后,对方要求与王弋站长对话。对方以同样的问题质问王弋站长,王弋站长再次给其声明了新闻媒体不参与宗教组织活动的规定,同时需要得到相关国家管理部门(宣传部等)函件,才能参加活动宣传。陶忠诚恐吓说:“我们活动是由赫章县委宣传部主办、赫章县苗学会承办还不够吗?你们有什么了不起的?信不信我来把你们工作站给砸了?”
       挂电话后,王弋站长向赫章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报了案。并声明第二天早上到当地派出所求证事实。
       凌晨3点,在赫章县古达乡旅社(中央数字电视摄影频道六盘水工作站、西部旅游网六盘水办事处工作人员)驻地,十来余人破门而入,冲到王弋和李昌宏房间,一身酒气,凶神恶煞的说他们是来道歉的,但当时的气氛一点道歉的意图都没有。由于担心安全问题,王弋站长并说让他们先回去,夜深不宜谈事,自己
做什么先做什么去,至于道歉的事以后再说。
        2月6日,凌晨8点,王弋站长和当天的古达乡值班民警通话,电话中说明了已经知道了情况,
同意值班民警的建议到踩月节活动现场去看看。当天值班民警电话告诉王弋站长,中央数字电视摄影频道六盘水工作站、西部旅游网六盘水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到达现场后,赫章县县委宣传部的领导会来对接落实问题,并处理好此次中央数字电视摄影频道和西部旅游网遭到赫章县苗学会人员长期威胁的问题。
       中央数字电视摄影频道和西部旅游网工作人员到达踩月节现场后,从赫章县苗族踩月节活动方案和活动背景墙宣传图上显示:“苗族踩月节”活动由赫章县县委宣传部主办,赫章县苗学会、苗族踩月节组委会承办,中共赫章县古达乡党委、政府、赫章县民宗局协办。然而,在整个会场,并没有找到赫章县宣传部工作人员及古达乡党委政府有关人员,直到唱歌比赛开始均未见上述政府工作人员到现场,台上唯一就只有威胁媒体的苗学会人员在嘉宾席上。在整个会场,只看见漫山遍野的人为垃圾和河沟里的污染物。现场了解到,“踩月节”并不是什么民族正规文化活动,而是为打造几个社会闲散人员做歌手的商演活动,大会的主题也不是民族文化传承,而是一些人打着苗族这个少数民族的文化幌子,大肆从国家骗取民族发展资金,搞个人小集团的包装。致使国家财政被巧立明目的挥霍乱用。
        赫章县苗学会,是民间人员在地方民政局注册的一个民间非营利性的社会公益组织团体,是民族文化和宗教文化研究的学术组织,均不属于任何国家政府机关。苗学会的全称为苗族学术研究会,仅限于学术研究而已,也不是苗族人的官方。苗族人的官方机构只有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政府!多年以来,一些苗学会成员组织打着官方的旗子,威胁苗族人,大肆向各级地方政府索要苗族的建设和发展资金,在拿到国家的经费后,很多地方苗学会成员大肆挥霍,没有真正为苗族人做多少好事。一些苗学会成员连他们本身的学术研究也没出多少,吃喝玩乐倒成了一些人的专长,地方苗学会里能研究苗族文化历史的人并不多。苗族人,靠这样学术机构能为苗族研究出什么呢?是经济?是文化?是发展?是历史?......
        赫章县苗族踩月节,媒体看到的是苗学会到处威胁新闻媒体,拿国家财力来打造自己利益的小集团,视苗族民生问题不顾,挥霍国家和社会人员捐助的有限资金。
        中央数字电视摄影频道六盘水工作站、西部旅游网等媒体多次向毕节市公安局和毕节市有关部门反映过媒体工作人员遭到苗学会威胁的问题,但毕节市政府方面至今未妥善处理。毕节市赫章县公安局解释了摄影频道和西部旅游网在赫章古达乡旅社那夜遭不法人员夜闯威胁的原因是:当夜古达乡派出所值班民警泄露案情,电话通知该乡的乡长,乡长打电话通知赫章苗学会当事者后,当事者纠结的社会人员夜闯旅社。
        媒体质疑:
        一、毕节市赫章县苗学会是注册在民政局的一个民间非商业性社会团体,隶属民宗局的宗教、文化学术研究组织,法人独立。既然如此,赫章县苗学会号称毕节市赫章县苗学会是赫章县的唯一合法政府从何而来?众所周知,中国56个民族只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国共产党,那赫章苗学会副秘书长陶忠诚的行为如何定义?据调查,陶忠诚本是赫章县一名人民教师,在苗学会兼任副秘书长。苗学会是民间组织,是谁给了他们权利代表的政府?这样的嚣张气焰视中国政府、中国人民及中国媒体为何物?赫章县苗学会的行为,毕节市的政府机关为何不与治理整顿?
        二、赫章县苗学会公然叫中国媒体服从他的管理,职权何来?中国土地上的任何新闻媒体只服从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的领导,任何媒体均不承认苗学会代表政府和党的违法行为!我们只有一个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绝不会承认赫章县苗学会在赫章县土地上是唯一的官方权威。
        三、赫章县“苗族踩月节”是赫章的政府机关举办,那现场的职责工作人员去哪里了?苗学会一手遮天的行为是否与当地官员有关系?
        四、赫章县苗学会多次以政府自称,威胁新闻媒体单位。在媒体报案后,赫章县的公安机关至今的出警人员是谁?据媒体从110指挥中心了解到,当天赫章县古达乡派出所执勤的民警为何私下组织对方当事人于凌晨三点强制冲闯进媒体工作人员所休息的旅社房间?
       五、毕节市苗学会在其组织的腾讯QQ群(毕节苗族发展论坛)里,煽动毕节市织金苗学会、毕节市七星关苗学会的部分成员公然挑战国家、法律、新闻媒体及中国社会,是否应予依法处理?










       六、赫章苗族踩月节活动现场,据媒体实地查看,遍地的白色垃圾,活动在河沟边举办,人为的污染向河里扔,导致河水的直接污染。还有活动现场道路的狭窄、交通的拥堵,一不下心车辆和人都有可能摔下500多米的山崖。政府的卫生、安全主管部门去哪里了?严重存在的安全隐患,一旦出现安全问题,谁来负责?是当地政府?还是群众?
       综述以上事实,中央数字电视摄影频道六盘水工作站、西部旅游网六盘水办事处站长王弋正式通过媒体公开向赫章县有关单位请求给予公平、公正、公开的明确解决。
       解决的要求如下:
       一、赫章县苗学会属于民间团体,采用黑恶势力手段威胁国家新闻媒体的行为必须给予严惩!取缔或整改赫章县苗学会,处理涉事的黑势力人员陶忠诚。
       二、毕节市公安局必须依法处理当夜值班民警泄露摄影频道六盘水工作站和西部旅游网六盘水办事处工作人员住所,导致摄影频道六盘水工作站和西部旅游网六盘水办事处工作人员再次被骚扰威胁的问题。
       三、依法处理古达乡人民政府涉及此事件工作人员,按责追究。
       四、严格杜绝打着苗族文化、经济建设为幌子,挥霍国家财力的违法民族、宗教活动。对于非法的严格禁止。
       五、地方政府依法建设和宣传好少数民族地区,推动良性的文化和经济发展,加大宣传力度,促进社会和谐和民族团结。整顿民族、宗教不良的文化,给予治理,促使社会稳定和国家太平。
       为加快西部地区经济建设和文化发展,中央数字电视摄影频道六盘水工作站、西部旅游网六盘水办事处以及多家新闻媒体恳求毕节市人民政府依法正确处理此事为谢!
 
 
                中央数字电视摄影频道六盘水工作站
                      西部旅游网六盘水办事处
                           2017年2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