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刚:董方世的那双大手

时间:2019-09-22    来源:西部旅游网    作者:寒江雪

董方世幸福的一家三口

作者:陈大刚
 
    四川甘孜警队的董方世,藏族名噶当曲绒,四十挂零。人虽生在嘉绒藏区丹巴,却长就康巴汉子体魄——一米八几的大高个。第一眼看到他站在丹巴美人谷甲居藏寨院坝,我恍然觉得眼前就是一座挺拔在大渡河峡谷边的山峰,那气派仿佛是成了心要改变世人关于“康巴汉子,丹巴美女”的经典说法。
    这样一条汉子当然适合当警察,当然符合“金戈铁马,气呑万里如虎”的雪域高原警察标准形象。然而,董方世偏又“异军突起”,他那双大手居然不是拿枪,而是打算盘的——丹巴县公安局警务保障室主任,相当于古代的“粮草官”。看着他伸出的钢铁大手在阳光下比划,我突然就想到了一句古诗,“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
    以我行走雪域高原的经历,甘孜警队的总体形象洋溢着一种“八千里路云和月”的豪迈诗意。而董方世这个“粮草官”的工作好像与诗意没有一毛钱关系——算盘是没有诗意的,算盘上滚动的数字也是没有诗意的,那些数字对应的铜板还是没有诗意的。说白了,就是婆婆妈妈的事。



2013年清明节,巴旺乡小巴旺村山林大火,投身一线扑火,尘土掩盖不住的气概

 
    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董方世那双手干的婆婆妈妈事,首先就是提供“粮草”,管好200多号人的吃喝拉撒。其中一项就是为执行各类重大勤务活动的一线弟兄准备伙食。他做这事的原则是三个“必须”:一是味道必须可口,二是饭菜必须热,三是量必须足——这之前他曾无数次参与一线勤务,风中雨中有时一站就是一整天,后勤送来的“快餐”几乎都冷冰冰,叫人纠结。他的胃又不好,根本不敢乱吃。不过,这也不好怪后勤,执勤点有10多个,战线数十公里,“快餐”出来时是热的,但送到点位上早冷了。
     为不让一线辛苦的弟兄们“纠结”,他的做法是购置保温饭盒,兵分数路,一人负责几个点,骑着摩托“快递”。去年国庆送“快餐”时,路上正好遇到县委书记也在点上巡查,因与他熟悉,便拦下问究竟,并现场打开了饭盒,看到热乎乎的可口饭菜,书记欣慰之极。之后,书记说,我们做领导的,应该真正关心基层同志,把事情做细、做实。然后就拿董方世骑摩托送“快餐”一事举例作为正面教材。董方世是2016年走马上任“粮草官”的,到现在已又实又细地完成党的十九大、黄金周、特殊时期维稳、国际山地旅游节安保等各类大型安保后勤保障60余次。手端着香气扑鼻的饭菜,执勤民警说,“老董把我们当弟兄,不是嘴上说,而是用心在行动上做。”
     民警的事自然要管好,民警家属的事董方世也要管。1999年凉山警校毕业后,他就在基层摸爬滚打了17个年头,太清楚一线弟兄们的难处,所以他知道手中的算盘应该怎样为基层打——公安这一行的职业“胎记”是,别人越是休闲快乐,自己越是忙累。侦查破案也好,春运也好,大型安全保卫也好,节假日也好,都是这样。比如一到国庆黄金周,丹巴县公安局所有警力就全部上到一线,部分民(辅)警子女无人照顾就成了“孤儿”,有的双警家庭孩子只能跟着父母一起到单位值班备勤,甚至跟着大人一起在办公室“蹭睡”。老董看在眼里,心里不是滋味,按照局党委关于认真落实从优待警的措施,他提出建议开办丹巴公安局民(辅)警“战时儿童托管班”。



2017年国庆黄金州游客求助,为游客提供临时住所

 
    去年国庆甘孜藏区首个“战时儿童托管班” 正式开班——借用丹巴县幼儿园资源,接收了25名民(辅)警子女,最小的才2岁,最大的11岁。根据孩子们的年龄段分成2个班,由具有丰富幼教经验的4名教师与3名女民警进行全程管理。为孩子们安排了舞蹈、绘画、户外游戏等课程,聘请专业厨师负责孩子们的一日三餐。民警罗警官的女儿在图画书上写了这样一段话:“谢谢你们给我买了小警服,我非常喜欢,立即穿上了它,特别想和小朋友们玩警察游戏。”“人民网”为此专门作了报道。谈起这事老董说,将心比心,我女儿不在身边,想管管不了,但弟兄们的孩子就在眼前,我能管就该管。还有一事也让民(辅)警们心暧——由于工作需要,丹巴县公安局经常有民(辅)警到成都出差办事,县局决定在成都建一个工作站,既方便民警又能节省经费。2017年3月,他前往成都实地考察了20多个小区,通过一个星期努力终于找到了环境、交通、位置样样俱佳的地方建起了工作站,和他一起去考察的保障室兄弟徐弟全说,为了节省时间尽快建好工作站,这一趟天府之国省城成都“逛”下来,同董哥吃了一星期的面条。在工作站管理规定上他特别加上了一条,民(辅)警与家属到成都看病,也可以入住——能节约多少是多少。
    在丹巴不仅是民警认可老董,辅警更是把他当老哥。辅警顾名思义就是辅助警察执行公务。美国、英国、加拿大这些海洋法系的国家出于社会治安应该由政府和民间共同承担的理念,都有民间自组的辅警。中国由于公安机关任务繁重与警力严重短缺,也组建了辅警队伍,其经费由地方财政承担,但远低于正规警察。董方世说,辅警的工作与承担的风险与我们一样,都是同生死共患难的弟兄。他曾在东谷派出所牦牛治安卡点工作过,说起所里辅警兄弟甲呷眼圈就红。小伙子2014年当了辅警,工作是卖命加忘命,2019年初在工作岗位上突发疾病,以身殉职,留下无人照料的体弱多病双亲,甲呷平时的工资收入根本不足以让双亲养老。在扎西洛布局长亲自致悼词的追悼会上,全场悲泣。扎西洛布在将全局募集的近4万元捐款交予甲呷双亲时,当场要求董方世认真办好甲呷的抚恤事宜。



结对认亲显真情

    之后,董方世多次跑县民政、财政、工会等相关部门,最终为甲呷争取到了应该得到的抚恤,让甲呷双亲能够安度晚年。由这一事,他想到了更多的辅警弟兄,丹巴共有警力225名,其中辅警就有103名。在州公安局下发辅警改革意见后,他按照局党委及扎西洛布局长的指示,多次组织辅警兄弟讨论,充分听取意见,会同政工部门在一个月时间内制定出了《丹巴县公安局警务辅助人员改革方案》呈交局党委,并积极协调县委政府及相关主管部门,得到了丹巴县主要领导大力支持,方案顺利通过,辅警经济与政治待遇大幅度提升。这一方案后来为甘孜州辅警改革提供了效法的范本。丹巴县公安局警务保障工作这些年位居全州第一方阵,这算是一例。
    丹巴县公安局的基建,也归他这“粮草官”管。这些年他就主导经办了丹巴县公安局业务技术用房建设搬家,格宗派出所等六个派出所的改建,完成了指挥中心、90个地网等近10个项目的立项、招标及建设工作。从项目的勘察选址到基础建设,从内部装修到竣工验收,每一个阶段、每一个细节他都亲自参与。为了加快进度,一些工地常常加班加点。他白天在单位处理日常工作,晚上就跑工地亲自监督跟进。几个月下来,整个人又瘦又黑跨了一层肉,现场施工人员和工程监理人员说他简直就是“拼命三郎”。还值得一提的是,他这“粮草官”大手经管的钱不少,用一些人的话说:“手里捧的是金饭碗”,但在老董看来,这些钱都是纳税人的钱,必须用好,必须节省。他“婆婆妈妈”4年下来,经手的20多个基建与采购项目总额达数千万元,先后为国家节省资金80余万元……
     董方世不仅管自家兄弟,天南地北来的游客也要管,手伸得超长!这丹巴是甘孜旅游的风水宝地——“千碉之国”“美人谷”“中国最美乡村”享誉中外,雪山、海子、森林、草原等自然景观一应俱全,又有嘉绒文化、东女文化、西夏文化、象雄文化百花齐放,自然就成了国内外众多游客向往的“远方”。“众多”是什么意思呢?高峰期每天上万人,县城街道上几乎全是外地口音。
     2017年10月2号晚上10点左右,他送晚餐从卡点回来,毛风细雨中,发现进城路边一空地上停了一辆车,几个人在雨中张罗帐篷。下去一问,原来是从湖南来的游客一家人,老的80多岁,小的才7岁,晚上到的丹巴,大大小小宾馆客栈全满,只好在这路边将就。他马上向局领导报告,提议将警训中心腾出安排这家人住宿。当晚,他们一路就收留了20多位这样的“无家可归”游客到警训中心,并为他们提供床垫与被子——一个被“收留”的重庆小女子在微信朋友朋友圈妙笔生花,“高大魁伟的董警官绝对是个暧男,在他身上我看到了雪域高原盛开的格桑花!”老董说的却很直白,自己在外遇到难处时,特别想有人帮忙。游客们到丹巴举目无亲,自己看到了,就决不会让他们“打青山旅馆”,这是丹巴人起码的善良,也是高原警察应有的责任。为了尽到这个“责任”,他向局党委建议在治安卡点发放“警民联系卡”——专门定制一批矿泉水,扫描瓶身上的二维码就可以知道报警电话及丹巴景色介绍。近几年丹巴旅游旺季没有出现涉及游客的恶性案件,这张“警民联系卡”功不可没。



2018年国庆节道路拥堵,为第一时间保障一线战友,骑摩托送餐

     董方世的长伸手与管得宽,应该“起源”于派出所。那时的工作主要是维护社会治安,打击违法犯罪,比如,他就在“10·14”与“6·13”杀人专案侦破中两次荣立集体二等功。 其中“10·14”案在短短5天内告破,案件的动因是犯罪嫌疑人因家贫而杀人谋财,在被抓捕归案后,他居然这样说:“我还有娃娃要供,不要把我关到监狱头去”。法办是肯定的。但董方世并没有一办了之。而是多次到其家中了解情况,为孩子联系学校,自己掏腰包给孩子买学习用品。他说,犯罪嫌疑人的家人也是人,也是我的藏族同胞,有了难处不能站在一边不管。这事对他触动很大,在巴底乡派出所主持工作时,他就带领全所民辅警走村入户访贫问苦,为不能行动的老年人、残疾人入户办理身份证。还与时俱进建起了“建平安巴底, 创和谐美人谷” 微信平台,父老乡亲通过这平台就可以了解到自己需要的法律法规知识与防范知识,外出务工人员家中有琐碎杂事,也可以通过这平台找派出所出手相帮……四年任期中,巴底乡只发生了两起治安案件,刑事案件为零。
     不过,董方世那双手也有失职的时候,那就是没能“伸向”自己的家——他是“双警家庭”,妻子张娟在康定公安局,儿子在外地上小学, 5岁的女儿跟着爷爷奶奶在泸定上学,一家人“兵分四路”。说到家人,老董难以释怀,夫妻二人长期分居两地,聚少离多,从2011年结婚至今,从未一起过上一个春节。说到去年女儿上幼儿园时,作为父亲没能亲自送她背上书包走进学堂,儿子在外地一年只能见上两三次面,心里说不出的空凉。有时候半夜醒来,真觉亏欠他们。张娟则说,“当初认识时,家里人都说他是个靠得住的人。结婚以后,才发现自己嫁给了一个工作狂。有人说我家老董傻,不为自己打算,辛辛苦苦半辈子,不知图什么?但在我眼里,他是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是让我感到踏实的好丈夫;也是孩子引以为豪的好父亲。”她只是希望老董能多关心自己,爱惜身体,工作需要他,家人更需要他!说着说着声音里就有了“泪光”。她的“泪光”是因为老董有胃溃疡,自己又不知道爱惜。已经到了必须做手术时,医生一催再催,他却因工作太忙,一推再推,整整推迟了3个月,但手术后不到3天,又跑到了派出所修建工地上——他是连自己也管不好!



在巴底镇工作期间,深受群众爱戴,锅庄的领舞者,脱贫的领路人

     辅警喻启斌曾与董方世在巴底派出所一口锅里吃了一年饭,2017年又调到警务保障室与董方世“同室操锅”。他感慨地说,老董从派出所到警务保障室老是想着别人,希望别人能从他手上得到好。他那双手仿佛生来就是不断找事和做事的,这些年,他是把心都要抠出来做事,让人能从他做的事中感受到他的体温,触碰到他的用心用情,体贴到他的精神和人品。这几年他是太累了,在巴底的时候,还是一个非常帅气的大哥,但警务保障室几年下来,就变成了一个额头上刻满了“WIFI信号”的半大老头。
     喻启斌一席话,让我想到了多年前看过的一篇非常有名的报告文学,标题是“将军决战岂止在战场”。我觉得这个标题用在董方世身上正好!后勤岗位虽然远离了刀光剑影,但他的用心与用情依然“烽火连三月”;他那双“绕指柔”的钢铁大手因此就让算盘、数字、铜板跳荡出人的灵性,让婆婆妈妈的事闪耀出“八千里路云和月”的诗意;那额头上刻满的“WIFI信号”,应该就是一枚光芒四射的军功章!

    作者介绍:陈大刚,四川作家协会会员。曾在《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人民公安报》《四川日报》《华西都市报》《四川文学》《重庆文艺》等报刊杂志发表散文随笔一百多篇。分别由作家出版社、中国文联出版社、四川文艺出版社、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散文随笔集《站立天地间》《对自己好点》《笔走大中国》《笔走五大洲》。主要文学成果为文化散文创作,代表作《笔走大中国》与《笔走五大洲》两书,从历史、地理、文化多个角度切入中国与世界著名“自然景点”和“文明景点”,倾注了一生才华与满腔心血,充满了磅礴喷发的激情、纵横捭阖的视野、深遂广博的思考、一唱三叹的笔调与绚丽多姿的文字,绘制出了独具个性的“中国地图”和“世界地图”,唱响了一曲深沉而浪漫的人类赞歌,在当下公安作家中尚属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