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忠奇:古郎洞随想

时间:2018-11-07    来源:川南经济网    作者:西部旅游网
 
文/邵忠奇

   神秘的洞穴和草原、森林、山脉一样,是地貌家族的重要成员。最近,古蔺县新创建了一个国家4A级旅游景区——古郎洞,这个景区幽深、秀丽、俊美,很值得一去。   
   我当然去过了。
   进入景区的边缘,引眼的是那条缓缓流淌着的盐井河,水质清净、清爽和清幽,水鸟在河面飞舞,河面很宽,石头遍布,两岸的农房夹带着依稀缥缈的炊烟,与山包上的白雾、田园、山川融汇在一起,显得十分从容恬静,构成了一幅温馨惬意的图画。


 沿河往上走,山峦渐次陡峭。河也慢慢从宽到窄,进而演变成陡峭的山峰,刀劈斧削的悬崖峭壁,涛涛汹涌倾泻的河水带来冲刷岩石的轰隆声,让人禁不住惊心动魄起来。原本简单的事物往往会因不同凡响引发你一瞬间的动念,勾起你立即有了接近的欲望。可不?抬头仰望,那最重要的目的地——古郎洞还悬在崖壁的半腰间,好奇心驱使一定要去一探究竟了。
  现在,我就站在古郎洞洞口。



   眼前和对面都是险峻的悬崖和扇面形的山谷。山谷幽深,河谷的卵石又多又大。白花花的河水从大卵石的夹缝中急踹踹哗哗流下,山鸣谷应。此时,谁都会想着溯河而上去猎险猎奇体验一番吧?但现实告诉你,肯定不可以!因为再往上没有路了,水大流急,游人不能涉足。这个不愿让人解读的深邃,就留给时间和空间吧。
   这就是大自然秉持着“阴阳相生,滋生万物”的自然法则,让造山运动带给了尘世间这样一个至柔至美、磅礴大气的化外惊奇。它是苍茫的山脉山魂在春夏秋冬漫流而成的地理精华;它是沧桑的地壳不断变异的原因结果不加修饰的原始记载。它菱角分明地把山山水水不同的性格特征印刻在一方石崖和一片峡谷之后,又毫无保留地将这些记载一股脑全部陈列于一个古老、原始、幽深的洞穴中,向世人证明着尘世间没有什么奇迹会无缘无故地发生。
   洞口对眺,山崖呈北高南低之势,那是一尊安详的睡佛。他头枕峰巅,脚蹬山麓。面对揣急的河流、险峻的山崖;面对半腰间矗立的古郎洞,洞里是否有兵、匪或其他,是否储存有像天宝洞地宝洞那样优美的郎酒?反正,他气定神闲,就那么安安静静悠然自得。这是大自然的伟大点缀,亦或隐藏着某种含意、寓意或天意。要不,一座山峦,怎么会突兀这样一个存在?
   进入古郎洞了。洞壁,处处嗅见大自然鬼斧神工的芬芳浓墨,既是笔力雄健的书法,又是惟妙惟肖的画作。洞内,精怪精灵,千奇百怪,龙蛇盘踞、鹰鹤独立。狗熊的背影,骏马的惊立。老农在休憩,婆婆去送饭。飞泻的石瀑,流梭的星云。有的干脆就是一只恐龙、一只海龟、一只鳄鱼、一只巨蜥。有一片梯田、一方沃土,一派山势;还像人,像僧侣入定,像剑客远行,像几个人在一处密谋......
   洞的深处,星汉灿烂,若出其里,有暗河哗哗流动,感受到突乎其来的凉风习习。此洞亦称风洞,谁在扇着阴风?水流声似在周围,遍寻不见,谁又在水底弄影?像极了一个嘈杂的不分先后到会的会场,作为会议的造访者,慢慢就要融入主会场了,你早该参与进来的,因随时都有意料不到的震撼人物要出场了。似听了一场稀奇古怪的演讲,又欣赏到一出泉水叮咚般美妙绝伦的交响乐。此时,人声与暗河流动声和洞壁回应声交织在一起了,一种古朴的、苍迈的、奇形怪状的嗡嗡声由远至近穿越而来,让“主会场”灵动起来。人与洞对话,洞和人交流,和玄合拍的互动,让造访者在穿越中通灵通神通气,一切都在互动中了然于心了。



 大娄山是洞的故乡,洞是山脉的传奇。乌蒙莽莽,大西南一带是碳酸钙质岩层,溶洞分布极广极多,远近闻名的除山水之外,便是洞了。单单是古蔺,在大村、东兴、二郎、太平、石屏、箭竹等26个乡镇,遍地分布大大小小岩溶洞几千个,其五彩斑斓风味格局各不相同。著名的有郎酒的天地宝洞,大黑洞、野猫洞、华尔洞等。在马嘶、白尼、马蹄等少数民族居住的地方,除了洞,还留下了众多的丰富的遗址遗存遗迹。
    位于赤水河北岸的岩洞,与大西南一带的溶洞有相同也有差别。洞穴文化,展示出长江流域的文明。这些岩溶洞不光是道家修炼的场所,还是黎民百姓的生产作坊,又是躲避战乱的营盘,还是千百年来赤水河一带苟酱美酒的储存基地。比如郎酒厂物华天宝的天宝洞地宝洞,酒阵兵马俑早已成为一道靓丽的奇观。在古蔺的箭竹乡,一个黝黑无比的大黑洞,其有阴森森的匪事记载:1998年在其间剿灭了最后一股匪患——西南互联萌之后,大黑洞就充满了神秘的黑色的色彩......叙永县一些岩溶洞穴还兼有摩崖石刻、岩画、壁题,有的还保存炼硝遗址、营盘遗址,除“岩洞葬”遗迹尚存的洞穴,大多还作为当地少数民族的节日集会场所。距古郎洞仅十多公里石屏镇的野猫洞,专家们在此发掘了新石器时期人类活动的遗迹;这对研究古人类的迁徙路线及长江文化源流具有重要意义,填补了乌蒙山史前人文考古的空白。
   进洞则通其源,问洞则悉其道,历洞则结其缘。洞中才半日,世界已千年,历洞一游,我已心骛四方,神游八极,达到了“乐逍遥”的人生境界。



  作者介绍:邵忠奇,男,公务员,泸州市古蔺县人。四川省泸州市作家协会理事、泸州市散文学会副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