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马红云:师如明灯

时间:2019-05-30    来源:川南经济网    作者:寒江雪


作者:马红云

    在短暂的人生旅途中,会有许多让你感动难忘的人和事。有时,一次偶然的相遇相识就会影响你的一生,甚至改变你的人生。这种相遇让你感到奇妙、感到激动、感到温暖,那美好的感觉让你难以言表。在我心中就有这样一种无法用文字来表达的情怀,这情怀一直温暖着我的心,印到我心中后就再也无法抹去。我一直想把这情怀写出来,可又怕我那笨拙的笔写不出那种情怀的圣洁与美好。这情怀就是我和我的写作入门老师时风间的朴素纯洁的情感。
  写回忆自己老师的人大多都是一些事业有成的名人名家,因为他们的回忆会让人感叹与艳羡,读了他们的回忆,会让人艳羡这位老师教出了一位好学生,也会让人为这位学生位高不忘老师而赞叹。而我只是一名普通的教师,写点感恩老师的文字也许会让人觉得有点骄情,但我心中的那种情怀又逼迫着我非写出来不可。我虽然只是一名教师,但我同样有一颗感恩的心,不掺杂任何功利的凡夫的感恩才更加真实。
   时风是我老师的笔名,他的真名叫梁学玉。他是一个从农村来的乡下人,是一个煤黑子,他在一个偶然的机会爱上了新闻,并对写作热爱的如痴如醉。他来自基层,写的都是矿工的事情,语言朴实无华,他的稿件经常被三道岭的《矿工报》采用。除去新闻稿件外,他的杂文《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曾被新疆日报采用,《给公仆仆们排排队》和《莫把袒护当爱护》曾被工人时报采用,《警惕另一种贪污》曾被煤炭报评为好新闻三等奖,在《哈密报》发表的稿件就更多了。
    从年龄上讲,他是我的长辈,我们可以说是忘年交,我一直称他梁叔。说起这段缘份,还得从二十三年前说起。在那年万物复苏的春季,我到三道岭一矿机电科实习,在实习快要结束时,我的组长要求写一篇稿件,内容是一矿安全生产五百天。我从来没写过新闻稿件,根本不知道从哪写起,但是又不好拒绝,硬着头皮完成了任务,组长说,你送到矿宣传部吧!我去了矿宣传部,就遇见了我的老师——梁叔,我说明了来意,他说:好好好!,请坐。看完了稿件,他给我讲了很多关于新闻采写知识,从新闻的概念及新闻稿件的语言特点、消息和通讯的区别及写作技巧都给我进行了耐心的讲解。他说:刚开始写作都这样,不知道怎样写,别气馁,多学习多写、多练习就懂了。回去后,我又重新进行了修改,第二天我把稿件交给了他,结果没想到下午我的稿件就在一矿广播站播了,我的师傅和一起实习的同学们都向我树起了大母指。事情总是无巧不成书,接着学校又选派我去参加第一届全疆技工学校演讲比赛,我压力很大,因为我不仅代表学校,还代表着三道岭,为了给学校争光,也为给三道岭争气,我又一次去请教他,请他给我修改演讲稿。他特别热心,而且还特别谦虚谨慎,每一句的修改都用铅笔旁批,让我回家反复读后再确定,他对我的指导让我找到了鲁迅先生笔下藤野先生的感觉。当我获得全疆技工学校演讲一等奖的时候,我第一个打电话告诉他,把成功的快乐与他分享。回来后,我亲自去他的办公室表达谢意,他与我聊到了毕业分配情况,他说不要因为这次演讲比赛取得了好的成绩,就想着能分到机关,即便是分到基屋,也不能报怨,只要认真努力干工作,平时多写文章,总有一天会被领导认可的,你看我就是一个这样从农村来,家里没有任何人脉,从一个煤黑子走到宣传部长的岗位,所以说不要让世俗眼中的某种利益阻档了自己对学习和生活的选择。从此我就喜欢上了写作。
   参加工作后,我被分到基层当了一名工人,他一直鼓励我写稿,因为刚开始写大有茶壶煮饺子的感觉,有想法但倒不出来,所以经常找他改稿,很多稿件一经他的改动立刻就生动了,读起来有味了。后来家里装了电话,就用电话与他联系,向他请教,他从电话的那端给我指导,我只要一念完稿子,他就会指出不足,并告诉我应该如何修改。为了让我尽快的提高写作水平,他让我去矿务局宣传部跟班学习。在他的帮助下,我的“豆腐块”文章开始呈现在《矿工报》上,我也成为了基层的一名通讯员。除了写通讯报道外,我还写一些随笔和感悟,一些文章《矿工报》采用,我把发表的文章剪下来,贴在一个软皮本上,有时间翻看这些文章,心中就会想起梁叔对我指导帮助,那些文字对我来说是激劢,也是鞭策,同时也温暖着我的心。
   2001年4月我考上了老师,从基层到了学校。身份的转变,对我来说是一次质的变化。因为我不是师范毕业,对教育学和心理学没有进行过系统的学习,工作起来力不从心,从刚开始的信心满满到很颓废,感觉人生到了冰点,做什么都没有信心,那是我人生最灰暗的时段,只喜欢黑夜,最怕的事情就是天亮。学校领导对我的工作进行了调整,让我暂时去管理电子备课室,以此来缓解我的压力改变我的状态。这时候梁叔托我的姑姐给我送了一份礼物,是一个笔记本和一支钢笔。我翻开笔记本,扉页上写道“红云:努力学习,潜心钻研业务,做一名出色的园丁,落款:时风”。这个笔记本我至今都在保留,每每看到这简短的一段话,我都热泪盈眶,因为这是我黑暗中收到的最好礼物,尤如一盏明灯,照亮了我的心。我通过一年多的调整适应,又重新回到了心爱的讲台。对于三道岭这个馕饼子都能从这头滚到另一头的巴掌大的地方,压力和困难对我来说可想而知,我时时如履薄冰。有些家长无端地把状告到了校长那里,校领导也经常找我谈话,可是我没有被打垮,因为我身后有关爱我的家人,朋友,还有梁叔殷切的期望。因为忙于工作,还有女儿的成长,慢慢地我与梁叔的联系就少了,有时过年也会忘记去看他。后来我们加了QQ,有一次在我的空间里梁叔看了我的主题班会视频,他发表了说说:红云,乍一看到视频,我以为你改行当导演了,再细心看,我感到你在用生命来做你的教育事业,如此用心的做教育一定会赢得孩子们的心。我不想让关爱我的人失望,我咬紧牙关,拼命的学习,读了很多关于教育名家的教育心得,从教育名家那里找到解决困惑的答案,从任课老师到班主任,从刚开始家长对我的质疑到信任,从学生的讨厌到喜欢,我终于走过了那段艰难的心里路程。我只想说,苦难是一笔财富,在那段举步维艰的岁月里认识了好朋友,我倍加珍惜我和梁叔这段“君子之交淡如水,女子之交淡如菊”的忘年交。
   2017年的9月,我女儿顺利地考上了大学,我轻松了许多。在教师节那天我通过QQ问候他,可他并没有回复我。我觉得他一般都不会不回复,在担心之余,就给他打了电话问寻问他的情况,他说他挺好的,只是他的妻子(我的阿姨)得了老年痴呆症,已经瘫痪在床。我听完后,心里有说不出的悲凉,老天总是对好人“好事多磨”呀!因为我妈妈也是这个病,在床上瘫痪了十年。这十年我父亲和我们是怎样照顾母亲的,看着母亲活得那样没有尊严,我们都是怎样的痛心和无奈,只有经历过才知道。我想像不出他该怎么办。他有三个女儿,两个在哈密,一个在大连,都有自己的事,他说他自己能行,不需要麻烦女儿们。我还是不放心,在一个周末去他家看望他,没想他把阿姨照顾的很周到,家里也被他打扫的窗明几净。他已经掌握了阿姨的生物钟,通过阿姨睡觉的时间调整自己休息的时间,而且在饮食方面他也有方案,变着花样给阿姨做着吃......他说:不用担心他,让我静下心来,多写些文章,现在网络如此发达,写好后,发到他邮箱里抽时间帮我看......回家的路上,我被他的乐观所打动,在任何时候梁叔都是那么从容,对生活那么热爱,让我心生敬佩。
   释迦牟尼说:“无论你遇见谁,他都是你生命中应该出现的人,绝非偶然,他定会教你一些什么”。 遇见梁叔我是何其有幸,因为人生有四大幸运:好的父母,好的老师,好的配偶,好的领导。谢谢梁叔让我四大幸运皆占,没有缺憾,唯有奋进!

相关链接:


 
作者介绍:马红云,女,新疆某中学数学教师,西部旅游网特约通讯员,爱好文学,业余时间喜欢爬格子,曾经有作品在«哈密矿区通讯»等报刊发表,擅于人物通讯采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