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美酒城与赋相遇——《泸州百业赋》序

时间:2020-12-17    来源:川南经济网    作者:寒江雪
 
●何开四
 
    赋作为文体,源远流长,总体来说,可谓“诗之流”也,但也不尽然。晋陆机在《文赋》里说: 诗缘情而绮靡,赋体物而浏亮。也即前者重主观,后者重客观。这在晋以前大体是对的,但以后赋的发展,就没有这么明显的区分了,缘情和体物也有合流的趋势。至于绮靡和浏亮,我想诗也罢,赋也罢,都免不了的。由于赋的门类较多,很难一一和当代某一种文体匹配,但多数人认为它介于诗歌和散文之间,类似于散文诗,我想这种称谓也可以接受。赋在近现代有一个式微的过程,几近于烟消云散。有意思的是,赋的生命力异常顽强,新时期以来,它复活了,迎来了它的又一个春天。这也是时势使然罢。
    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开始碑赋的写作,至今在省内外刊刻立碑者超过 150 篇,在家乡泸州也写过 20 余篇,对赋是有感情的。值此新中国成立70 华诞之际,泸州推出了集本土赋之大成的《泸州百业赋》实在可喜可贺。这些年来,泸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每次回泸州都深有所感。酒城儿女所创建的巨大历史功勋,以“铺采摛文,体物写志”的赋文形式予以表现,可谓得其所哉。就陋见所及,编写一个地方的百业赋也许是第一次,果若是,则是开风气之先了。

 

何开四先生(左)与初旭先生合影
 
   《泸州百业赋》由初旭先生主编。全书分为地理篇、景观篇、酒业篇、特产篇、卫教篇、政企篇等六个部分,内容闳富,包揽万千。从滚滚长江到巍巍乌蒙,从红色赤水河到绿色桂圆林,从人杰地灵的龙溪村落到文化厚重的尧坝古镇,从古蔺兰草到长江奇石,从泸州黄粑到纳溪贡茶,从白马鸡汤到泸州肥儿粉,泸州文化人用赋为醉美泸州做出了诗意的演绎和文化的诠释。它见证了泸州城市的涅槃与新生,幸福与祥和。在这本百业赋中,既有赋坛名家的作品,也有初旭、邵忠奇、赵荣钢等新生代作品,而且以本地作者居多。可见,新时期碑赋的创作已在三泸生根开花结果,令人欣慰。尽管书中个别辞赋出现草率成篇、遣词粗糙、韵律不合、出典不准等这样那样的瑕疵,但瑕不掩瑜,它 对繁荣泸州文化,推进泸州赋文创作将起到了积极推动作用。
   新时期以来,泸州的文学艺术蓬勃发展,取得了重大的成果,在文坛有口碑存焉。碑赋作为文艺的一个门类,同样值得重视。读者通过百业赋,可以了解泸州人文历史,了解酒城风物特产,也可以得到审美的享受,从而更好地热爱泸州,建设泸州,为泸州的腾飞齐心协力,共襄盛举!
    是为序。
二0一八年二月  蓉城
 
相关链接:

    作者何开四,男,四川泸州人,中共党员,1968年毕业于
北京大学图书馆学系,1982年毕业于厦门大学中文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文艺评论家、作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四川省作家协会名誉副主席,四川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鲁迅文学奖评委,茅盾文学奖评委,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评委,全美中国作家联谊会顾问。曾任《当代文坛》主编、四川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四川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等职,以长写赋而著称。